新華網 正文
人工智能將進一步拉大強國與弱國的差距
2019-10-24 08:18:07 來源: 新京報
關注新華網
微博
Qzone
評論
圖集

  隨著人工智能應用于軍事,今天的戰爭本質不再是局限于以前的奪取領土、奪取資源,傳統戰爭的形式已經過時。

  這兩天,備受關注的第九屆北京香山論壇在北京開幕。“人工智能”再次成為論壇的一個研討議題,我也有幸就該議題作了發言。

  在我看來,人工智能的發展無疑將影響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。而在國際問題領域,人工智能在軍事與安全領域的應用和發展是最令人矚目的。

  在軍事專家的現有研究成果中,我們可以發現,人工智能對主戰武器、軍隊編成、作戰思想和作戰方式的影響都是巨大且深遠的。

  實際上,科技的進步和革新一直以來都在影響戰爭、改變戰爭。二戰以后,尤其是第三波科技革命浪潮之后,戰爭的內涵就已經發生了變化。

  人工智能作為一項可以廣泛運用在軍事領域的技術,對戰爭的影響主要有四個方面。第一,人工智能改變了戰爭的本質;第二,人工智能改變了戰爭的手段;第三,人工智能改變了戰爭的后果;第四,人工智能改變了戰爭的規則。

  人工智能技術作為一種底層技術,可通過改變戰爭的手段,間接地改變戰爭的本質。換句話說,今天的戰爭本質不再是局限于以前的奪取領土、奪取資源,傳統戰爭的形式已經過時。當前的新型戰爭——更可能是一種影響對方的思考、行為的新形式。比如說,操縱、干預一國大選可能比傳統的戰爭更有效果,且成本也會更低。

  人工智能不但改變了戰爭的本質、戰爭的手段,還改變了戰爭的后果。因為,人工智能時代,國家間的科技實力競爭可能前所未有地“兩極分化”。新科技的進步不僅需要資源供給的保障,更需要完整、先進的工業體系與強大的國家行政能力。

  我們會發現,只有大國才有能力發展人工智能,因為發展人工智能需要經濟、科技、人才、協調能力等各方面的基礎。在這樣的形勢下,大國與小國實力差距將越來越大。科技實力作為軍事實力的重要基礎,其巨大差距必然帶來戰斗力量對比的懸殊,在這樣的演變趨勢下,兩國作戰的后果也更為清晰、更難改變。

  從人工智能現有技術發展的方向來看,它還可能帶來社會對戰爭的“縱容”和“耐受”。譬如,第一,人工智能武器可以實現完全避免對平民的傷亡;第二,人工智能武器可以實現打擊動作的無人化。

  因此,面對人工智能武器帶來的戰爭,國內民意對戰爭的限制也會減弱。因為人們可能會這樣考慮:戰爭的損耗僅僅是經濟性的,沒有人員傷亡。

  但從另一個側面來看,人工智能時代的戰爭規則面臨更多不確定性。比如,無人機造成的平民傷亡誰應該負責?現在沒有這種國際通行的規則,它也不能按原來國際條約行事。

  而在軍事領域沒有形成人工智能管制規則的最重要原因,是處于優勢地位的國家沒有意愿。在大國自利性的驅動下,先發展后管制并維護自身領先優勢,是首要選擇。

  這與核武器時代的到來是一樣的。二戰期間,美國與蘇聯創造核武器時首先考慮的是鞏固自身利益,而不會主動、首先推動限制核武器的國際議程——這對國際政治來說是不現實的。

  這也是我們今后將面臨的問題:人工智能時代的科技治理規則如何確立?誰來推動?

  而這道問題,很難靠單方面和單邊主義去解開。

+1
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鄭偉
新聞評論
加載更多
暢游“粉色海洋”
暢游“粉色海洋”
紅葉秋景
紅葉秋景
第126屆廣交會第二期開幕
第126屆廣交會第二期開幕
遙望滇池天水色
遙望滇池天水色

?
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144420
河北快三开奖结果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