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華網 正文
青春“不受限”——香港兄弟在北京的奇妙“漂流”
2019-10-23 16:27:38 來源: 新華網
關注新華網
微博
Qzone
評論
圖集

  新華社北京10月23日電(記者 李寒芳)熙熙攘攘的王府井大街和柏樹胡同交叉口的寧靜一隅,是綠蔭掩映下的王府井天主堂。“結廬在人境,而無車馬喧”,鄭斯方創立的共享辦公室就在這個鬧中取靜處。

  灰磚清水墻的外立面,背靠羅馬式尖頂天主堂的空間低調隱蔽,走近才能從玻璃幕墻處發現共享辦公室的標牌。藝術是這里鮮明的特色,弟弟鄭衍方的畫室也坐落其中。這對“80后”香港兄弟“北漂”已逾十個年頭。

  率先踏入內地的是弟弟鄭衍方。2002年,參加完高二會考的鄭衍方挑了一條當時“少有人走的路”,來到中央美術學院附中讀書。

  “當時只想來讀4年附中就回香港,沒想到越來越習慣內地環境,一口氣讀到央美碩士畢業。”鄭衍方說。

  就讀中央美院壁畫系期間,他多次隨老師赴敦煌寫生。見證了“大漠孤煙直”的寥廓西北,觀賞了“天衣飛揚、滿壁風動”的飛天壁畫,鄭衍方將中國傳統文化一筆一筆寫入心中。他在央美讀書的作品《猶抱琵琶半遮臉》《云想衣裳,花想容》都取材于其中。

  畢業后,鄭衍方迎來人生又一拐點。“大四時,我給系里做了一個展覽,布展和壁畫差不多,要考慮方位、燈光,有點像導演。”鄭衍方由此決定轉向當代藝術策展事業。

  起初,他落腳于藝術家云集的北京798藝術區附近。3年前,哥哥鄭斯方的共享空間項目落地后,弟弟就搬來開設了自己的畫廊。兩兄弟的人生軌跡得以重疊。

  鄭斯方坦言,自己“北漂”除了弟弟的影響外,更多是受到內地互聯網熱潮的召喚。2008年底來到北京的他,比在內地就讀多年的弟弟遭遇了更多“水土不服”,兩眼一抹黑不知創業從何下手。

  摸爬滾打幾年后,逐漸摸到門路的鄭斯方發現共享辦公的利基市場。“我去香港、日本考察過共享辦公,這和傳統商務中心不同,不止是一個空間這么簡單,不同領域的人可以在一個有趣的社區里相互碰撞,產生思維的火花。”

  2016年,鄭斯方的創意空間項目在王府井落地。這個500多平方米的空間分為公共辦公區、獨立辦公室、會議室、儲物間和電話間,只需每月999元或每小時20元,就可享受免費咖啡、打印、休憩等各種設施。

  在寸土寸金的王府井開聯合辦公,鄭斯方是最早“吃螃蟹”的人。第一個月沒租出去,他內心異常焦慮。好在通過口口相傳和互聯網平臺,越來越多自由職業者和短期出差、培訓的人開始“泡”在這里,還有公司在此進行創業項目路演。

  鄭斯方的另一個創業項目,是和朋友合開的一家蛋糕店。鄭斯方說,蛋糕主要通過網絡訂售,每天都有人關注蛋糕店的微信公眾號。現在,蛋糕店每月有十幾萬銷售額,已經開始盈利,新店不日也將開業。

  十年光陰荏苒,三十而立的兄弟倆都在北京安了家,娶了內地姑娘,有了孩子。鄭斯方說,原來還有些不便,比如買火車票、購房等等,但逐漸都改善了,港澳臺居民居住證推出后,感覺生活在內地已“無縫連接”。

  這對兄弟都將自己的內地經歷歸結為“不受限的人生”。哥哥鄭斯方見證了內地互聯網十年的風起云涌,深信在內地創業有無限可能。“內地對服務業的需求不斷上升,香港人的優勢恰恰可以發揮出來。獅子山下的拼搏精神、專業主義,在內地廣闊的市場大有可為。”他說。

  弟弟鄭衍方也希望繼續扎根內地發展。“北京的朋友對新鮮事物很寬容。”他笑著說,“在內地,我還可以在里面‘摻乎’。就算一線城市滿了,還可以去成都、杭州這些準一線城市做更多項目,和這些城市一同發展,不是很好嗎?”

  “我有很多和我一樣的‘北漂’朋友,大家的思想不固化,不斷有新刺激進來。”鄭斯方也贊同弟弟的看法。他還希望借由自己的共享辦公,搭建京港年輕人攜手創業的對接平臺。

+1
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聶晨靜
新聞評論
加載更多
紅葉秋景
紅葉秋景
遙望滇池天水色
遙望滇池天水色
陜西歷史博物館推出彩陶主題日歷
陜西歷史博物館推出彩陶主題日歷
空中瞰祖國丨金秋頌歌
空中瞰祖國丨金秋頌歌

?
010020030320000000000000011107651125142404
河北快三开奖结果记录